黄麟新闻网
您的当前位置:黄麟新闻网 > 财经 > 正泰集团股权冻结幕后:金龙机电11亿并购盛宴曲终人散

正泰集团股权冻结幕后:金龙机电11亿并购盛宴曲终人散

2019-11-14 15:57:50  

《新京报》此前独家报道的关于冻结郑泰集团股份的答案出现在上市公司金龙机电有限公司关于金龙机电有限公司收购兴科电子的公告中

9月24日,《新京报》记者梳理了金龙机电对深交所关注函的最新回复通知,发现兴科电子已向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履行承诺的赔偿义务人林立明,并以林立明的名义向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完成现值不低于2.09亿元的财产保全。此案尚未审理。

关于冻结小股东林立明持有的公司部分股份,郑泰集团回复《新京报》记者,冻结是股东个人投资行为造成的,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活动。

目前,金龙机电自身的表现不如预期。如果2019年经审计的净利润仍然为负,则存在暂停上市的风险。

“兴科电子更有可能再次崛起”

时间可以追溯到2017年。

2017年6月10日,金龙机电宣布公司与温州润泽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温州润泽”)和自然人林立明签署了《金龙机电有限公司与温州润泽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企业)和林立明关于兴科电子(东莞)有限公司的股权收购协议》(以下简称“股权收购协议”或“本协议”),温州润泽和林立明将以11亿元的自有资本收购兴科电子100%的股权

公告显示,温州润泽是金龙机电的关联方。金龙机电持有温州润泽20.3383%的股权,是温州润泽与中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有限合伙人,中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温州润泽59.32%的股权。温州润泽没有实际的控制器。

金龙机电当时宣布,此次收购对公司加快向智能硬件成品制造转型升级具有重大战略意义。它能产生显著的协同效应,为公司开辟高端精密制造的蓝海,拓宽利润增长点,提高公司整体盈利能力。

资料显示,兴科电子成立于2005年,是一家专业设计和生产硅橡胶、塑料和金属电子电气零部件的高科技企业。温州润泽和林立明分别于2016年5月和11月成为股东,因为兴科电子的原实际控制人想转让该企业。

在回应深交所关于此次收购的关注函时,金龙机电表示,兴科电子曾有过出色的历史经营业绩。尽管温州润泽和林立明在过去几年表现不佳,但基于他们良好的产业基础和客户群,“如果并购完成后整合成功,兴科电子可能会再次崛起。这种困难的转型企业是股权投资的良好目标”。

在这次收购中,林立明成为了表现有前途的一方,这为多年的纠纷奠定了基础。

根据股权收购协议的规定,林立明同意担任利润补偿责任人,并承诺兴科电子在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分别实现净利润不低于7500万元、1亿元和1.3亿元。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金龙机电曾经对林立明持乐观态度。

金龙机电有限公司在公告中表示,在兴科电子引入林立明作为战略投资者后,充分发挥了其在模具技术方面的资源优势。

金龙机电有限公司特别提到,林立明是郑泰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兼副总裁,并以自有资本入股。截至2017年3月31日,林立明持有正泰电气7,024,100股股份,拥有多项股权投资,财务实力雄厚。

新京报记者获悉,联合信贷(UniCredit)今年6月的后续报道显示,林立明持有正泰集团6.09%的股份。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金龙机电与温州润泽和林立明签署的转让协议中,林立明是唯一做出履约承诺的一方。深交所也在2017年6月发布的一封关注信中要求解释。

金龙机电表示,温州润泽为上市公司设立的M&A基金符合基金投资者不参与业绩承诺的商业惯例,主要是因为M&A基金的资金主要来自市场投资者。基金退出后,将收益分配给投资者并进行清算。其次,上市公司是温州润泽的投资者。如果温州润泽也是履约方,我们公司将间接成为履约方。因此,这种安排是不合适的。

金龙机电强调,林立明成为目标公司股东的时间比温州润泽晚。与温州润泽相比,目标公司入股时的经营状况有所改善,投资风险较小。如果收购成功实施,回报率将与温州润泽基本相同。同时,林立明对目标公司未来三年的经营发展和绩效实现充满信心。因此,交易安排由交易各方协商确定,有利于整个交易的完成。

兴科电子陷入亏损引发诉讼

兴科电子的收购已经完成,金龙机电有限公司曾取得良好的业绩。

金龙机电公告显示,收购金龙机电后,兴科电子2017年实现净利润9506.4万元,履约承诺完成率126.68%。

进入2018年,情况发生了变化。

金龙机电于今年4月发布了《兴科电子(东莞)有限公司前股东2018年业绩承诺完成情况公告》。数据显示,由于智能终端市场竞争加剧,原材料和劳动力工资上涨,坏账损失累计,兴科电子2018年亏损1.17亿元。2018年业绩承诺完成率为-117.27%。

4月26日,金龙机电向林立明发出《兴科电子(东莞)有限公司绩效承诺补偿通知及确认函》,要求林立明在收到通知之日起10天内支付金龙机电2.092亿元的补偿金额。

然而,林立明在5月8日发出了回信,拒绝承担利润补偿的义务。

这时,金龙机电选择了起诉。

2019年8月,金龙机电以林立明的名义向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申请法院完成现值不低于2.09亿元的财产保全。

8月16日,《新京报》独家报道,郑泰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泰集团”)增加了冻结股份的新信息。被处决的人是林立明。执行法院是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股份金额为8925万元,执行通知号为粤19智保(2019)44号之二。

郑泰集团回复《新京报》记者称,冻结林立明在该公司的部分股份是由林立明的个人投资行为造成的,而不是他的官方行为。股权冻结是一种法院保全措施,属于控制行为,而不是执行处置行为。

正泰集团强调,林立明不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无论最终判决结果如何,他的个人经济纠纷都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活动。

金龙机电扰动不安分

在兴科电子赔钱的时候,金龙机电自身的表现不如预期。

目前,金龙机电有限公司2017年和2018年经审计净利润为负。如果2019年经审计的净利润仍然为负,则存在暂停上市的风险。

金龙机电有限公司近日发布的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公司营业收入为7.79亿元,同比下降51.15%。上市公司股东净亏损2898.3万元,同比下降93.57%。金龙机电对业绩下滑表示,报告期内,公司直线电机的一个主要国际客户订单价格下降,订单需求下降。与此同时,公司于2018年承包并整合了触摸显示器业务,导致报告期内触摸显示器业务订单较去年同期大幅减少。

9月11日晚,金龙机电宣布获悉,董事兼副总经理齐一通已被乐清市公安局强制采取措施。因此,该公司致函乐清市公安局,查明齐一通被迫采取措施的具体原因。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收到乐清市公安局的书面答复。

(编辑:赵金波)

广东11选5app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 江西快3 广西11选5